joetliu

小小腦洞,有人真的會想看嗎?

有一个太空学家,志愿参与了一次外太空之旅。在旅途过程中,他的太空船不小心行经了一个黑洞附近。黑洞的万有引力非常巨大,而万有引力对时间造成了缓慢流逝的影响。不知情的科学家在三年后完成这场太空之旅,回到了地球。


迎接他的,却是已经老去的伴侣,以及伴侣领养的一个儿子。


他的伴侣丝毫不抱怨年华的逝去,但科学家万般内疚,想法设法设计出了时光机。受限于科技限制,他只能每次回到一个过去时光点,逗留三十分钟,并且无法重复覆盖时间。


就这样,科学家在自己的化妆后,努力回到这几十年间的不同时间点,陪着自己的伴侣,度过着生日、纪念日,以及制造出属于他们的回忆。...

這是我今天在臉書看見的「寓言」故事,

但是,腦洞開了之後,只補了一個小尾巴:


翻開狐狸的屍首,羊看見了地上的一行字

「我知道你為了我,不會出石頭的。好好活著!」


如果硬要放在K莫的故事裡頭,誰是羊,誰是狐狸啊?

KO,快來看美人!你是不是很想黑了全宇宙的電腦,不讓別人看你媳婦兒?


回到真實世界,我突然覺得有個傻白甜那回接受訪問,突然自己招認說在所有角色裡,他最喜歡的是KO,原來他早就知道,還是他早就見過…

我這難道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?還是我就是要搞4情?

一个人的故事 之六,那天的夕阳

一个人的故事        之六,那天的夕阳


“终于回家了!”郝眉站在客厅里,开心的大声说着。

“累不累?要不要先去房间躺一下?”跟在后面大包小包拿着东西的KO,关心的开口问。

“不累,东西都是你在拿,医院的结帐手续也是你一个人跑来跑去,我怎么会累?倒是你,今天辛苦了,我才该问你累不累呢!”

KO把手里的东西先放着,走上前握着郝眉的手臂:“我没事,你如果累了要跟我说,你需要多休息。”

“知道啦,医生的嘱咐嘛!这几天老听你说,耳朵都长茧了!”

KO感觉着握着的郝眉的手臂,明显又瘦了一圈,他...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五 郝眉不喜欢的人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五        郝眉不喜欢的人

 

“小高,明天早上部门会议,你负责把这个案子的进度报告一下。顺便提醒你,我上次已经说过,你的演算法说明要更扼要些,要站在听众的立场去思考,而不是用你的想法说话,否则很容易让别人听不懂。”

“知道了,处长。”被郝眉叫做小高的人搔了搔脑袋:“抱歉啊,您都说了好几次,我就是拿捏不准。”

郝眉拍了拍小高的肩膀:“没关系,多练习就能把握分寸了。”

 

刚刚打开郝眉办公室的门,看到这一幕的林一木,望着小高从自己身边走过,对他做了个“我...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四 底线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四        底线


“爸,好饿呀,还要多久呢?”忍不住肚子饿的林一木,跑进厨房催着KO。

“还要一会,这个厨房我不熟,稍微得花些时间适应。你先出去陪爷爷奶奶聊天,好了我就叫你。”

“好吧,没想到爷爷以前一直很严肃,原来也是会开玩笑的人。”

“嗯,他毕竟是你Daddy的爸爸,也是有轻松的一面的。”

“爸,我怎么老觉得,你跟爷爷始终有些距离啊?不像你跟奶奶那么融洽。”

“有吗?我怎么不觉得?你赶快出去,不然你爷爷又想你了。”

“好吧,不过爸,这趟跑来这里,我好...

离月的故事 之四 明月

离月的故事    之四        明月


深夜,祁月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与脚步,缓缓走回了离镜给自己安排的住处。他在灯火已然点亮的门口停了一下,回头朝着旁边昏暗的树丛看了一眼,然后轻轻伸手推开了门。

桌上一碗还透着一丝热气的姜茶,缓缓散着一股甜甜的姜气,祁月回头看见了刚刚添置完的炉头,柴火尚未烧尽,一瓮姜茶犹自在小火上徐徐滚着,彷佛在等着他回来。

祁月浅浅笑了一笑,走到炉火前面,拿起一个空碗,倒了一小碗姜茶。他捧着这碗姜茶,轻轻走到了院落里头,顶着头上的...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三 机场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三        机场


“爸,你怎么跑来了?我不是跟妈说了,我们会自己搭车回家吗?”

郝眉一家三口刚走出机场,就看见拄着拐杖的郝眉爸爸,以及郝眉的妈妈。

“我就跟他说了,老头子不听,非要自己跑来。眉眉啊,你爸听说你们要回家看他,高兴得几天没睡好呢。”

“胡说什么,老太婆!我就只是天气换季,睡不沈而已。”

“好好好,是我想儿子他们,跟你没关系,可以吧!”郝眉妈妈没好气的回自己老公,她转过头来,看着KO:“辛苦了,这一路飞过来,累了吧?”

“还好,飞机还蛮稳,一下就...

夜華,我承認離鏡不如你。

但論起托臉殺,你不如「他」...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二 林一木不喜欢的人

漂亮的林一木…的爸妈之二十二        林一木不喜欢的人


“一木啊,”刚吃过晚饭,KO在厨房洗碗,郝眉走进客厅,看见自己儿子躺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平板瞧,八成又在玩什么游戏了:“Daddy跟你商量件事。”

“嗯,”林一木头也没抬,说话的方式像极了自己爸爸:“什么事啊,Daddy?”

郝眉坐在林一木旁边,有点讨好的抱着自己儿子:“咱们全家最近找个时间,回趟我老家好吧?”


林一木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游戏,很认真的抬头看了看自己Daddy:“啥?Daddy你说啥?我没听见,今天沙尘暴...

©joetliu | Powered by LOFTER